商樾离生_回到北极

基本上没资格说自己是宅的宅,但是兴趣是宅男那边的
原创放在@lethally

微妙又突兀的百fo,心情复杂
之前关注我的太太们应该都知道我其实不写乙女也不写热门的了,是品味非常奇怪的杂食者
而且也经常发牢骚
总之也不是什么写得很好的人,只是在凭喜好盲目行动着的家伙而已
虽然非常感谢各位关注我,但仍时常感到惶恐和困惑,差不多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照惯例开个不一定能写的点梗
写的话就是短打了
没有范围
原创和同人都无所谓

不认识的邻居三更半夜来敲我门了·前篇

重发补档,已自我修正,正统的(?)大公咕哒子

论坛体,群像所以有奇奇怪怪的cp

现实世界,ooc,恋爱意味稀薄

需要的话:ID与内里人物对照表

==================================

[1]  普通DK是什么

哇,人生真是刺激。让我缓一缓


[2]  ——

一楼不说事?特色特色.jpg


[3]  前格里芬疯狗

怕不是修仙舔康纳小肥腿的时候技能施放被打断了[滑稽]


[4]  ——

楼上你头上的斧子哪儿买的,真好看...


离巢(上)

将夜,李仲易x朝小树,现实(?)paro

为什么拖了八百年还是没写完?

今天写不动了!所以就只发个3000(你这人)

===============================

零三年宁缺跟着前任老大朝小树到N市郊外的大元公墓上坟,天上下着暴雨。两个人都没带伞,老朝半长的头发贴着眼睑胡乱造形,一身黑色大衣湿得像只乌鸦,他在用红漆涂了“李仲易”三个字凹槽的石碑前蹲了半晌,才回过头来怀疑似的对宁缺说,咱们没带香烛和纸钱呀,你忘了?

废话,咱们一个钟头前刚从腾冲飞回来呢。宁缺被骤雨淋得够呛,又挂念独自留在云南的桑桑,心情正大坏,这时回答当然也没有好声气。您上飞机前也没讲这档子事儿啊,我...

神明之外(1)

最近两天没写什么就补个没意义的旧档吧,很久以前的玩意儿所以可能也写不出来了

百鬼夜行系列,木场x降旗(大概?),时间在络新妇之后


=============================


万寿无疆(2)

前文

一个短更新。

不知道该怎么打cp标签(涉及剧透)所以就不打了,姑且还算是大公乙女(?)相关

现代paro,ooc,第一人称注意


=============================

视野因血液的快速流失而变得模模糊糊,好在提前给自己打的肾上腺素还能坚持一阵子。

——说实话,以独居男性房间的普遍整洁程度为标准,这位先生大概患有某种意味上的「洁癖」。

虽然毫无必要,被搀扶进玄关的一瞬间,我产生了这样的嫉妒心。

除开地板一尘不染以外连同鞋柜和电视柜的陈设也井井有条,并非充斥无机质的色彩而只是一个独立生活的二十代女性白领的水准,与我时而家徒四壁如同囚笼时而堆满杂物垃圾如...

从 @楚秋阁 太太那里偷来的跟风推书(?)没什么文都是书真是非常抱歉

……从规模和各种地方来看都更像自我总结啦(并且夹杂大量意义不明发言)爽一下隔天就删,污染大家timeline以及打扰太太非常不好意思

==================

1.印象中看过的第一篇文

实话是太早了所以记不起来(你这人

一定要说类型小说的话是多情剑客无情剑?网络小说是施鸥的再生勇士,紧接着是雨魔的兽王、萧鼎的诛仙和唐三的生肖守护神——是的本人就是那种非常没有言情/恋爱细胞的人,男性面向的小说真的很有意思啊你们要信我……再生勇士相当的不落俗套(是网游小说!)和市面上流行的套路完全不同啊...

一个没过脑子的段子

随便写写的(试着弄出花样的)玩意儿,按道理是红A咕哒♂?

cp要素淡薄,ooc爆炸,玛修的性格受到了污染()没任何后续。

红A没出场。

一整天浏览器都在和我过不去,生气()

============

藤丸的胃不好。

与其说是胃疼不如说是间歇性胃酸暴走,发作不定时也不见得有什么一定的触发条件,无非是如同吃饭喝水变化形式过程中的副产品,就是这么一回事。

藤丸的脾气也不好。

国中的时候动手打人被记过两次,三方面谈时老师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委婉的“您的孩子比较容易冲动”,进迦勒底前身上还有一二次进局子受批评教育的记录,就是这么一回事。至于这两者之间究竟有没有关系那只有天知道。

总之,要描...

闲话

不值得读的东西。

不要对号入座。

meta同人系列的第二弹,本质是杂感,非常ooc。

含有少量(妄想系)士言和士剑的部分。

=========================

我的故事沉没在他人的编织当中。

我自从在地狱的门槛上坐了大半年,时常有人来和我搭话,由此看来地狱显得比人间自由又亲切,我既不知自身从哪里来,又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好在从来没感觉到饥饿和困乏,来的人、说的话也有意思,于是我就扎根在地狱门前。

这一天那个男人趟过河流的时候正是暮色四合时分——事实上地狱每分每秒都是黄昏,但我不准备扫新生儿的兴,我问他你从哪儿来,他说我来自人间,回答时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紧接着便谈到...

终点选择(上)

不带脑子写第一弹,今天是小份的homo咕哒×蒂奇的笨蛋恋(kai)爱(fang)故事。没tag,贺·黑胡子船长全性向制霸达成!(不需要庆贺这种东西……

而且也没有搞完(被打死


========================

“……学园祭。”

“是学园祭呢。”

“萝莉天国wwwwww……小学生真好啊——在下能做回小学生吗?”

“不能吧,大概。”

“呜呼,考虑、去买点水果糖什么的……”

“啊,百分之百你会被学校门卫驱赶并暴打,从面相上来看。”

“……好过分!(泣)”

——诸位。

虽然是与对话内容不符的怒涛展开但总之现在我和我的忘年挚...

碎片

吞吐昏钝的夜晚
吞吐卵泡似的孕育者
柔软泥浆流过指缝——我看见并且确定
剧本退演
活水活着

念起虚灰中云堆的名字,积雨,卷层
迟拨了琴弦一两声
猫叫声裂开、涂满墙壁的油漆与记号笔
白线外轱辘沿轴上路
有人捻开天色里新的页码
入睡前又把时针倒拨五个钟头